首页>生活 > 正文

陆正耀选择加入新的赛道 52岁再创业要为自己正名

2021-07-29 16:52:56来源:长江商报

瑞幸咖啡财务造假影响呈现多米诺骨牌效应,神州优车终止挂牌、神州租车卖身完成私有化……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里,陆正耀一手创造的“神州系”商业神话,迅速土崩瓦解。

无论是神州租车、神州优车还是瑞幸咖啡,不可否认的是,陆正耀的眼光是具有前瞻性的,不仅抓住了时代的风口,在模式创新和传统行业+互联网运营上的探索都有其可取之处。但面对资本市场,号称不缺钱的陆正耀却过度依赖“讲故事”,疯狂砸钱扩规模,以此再讲故事再融资的套路,忽略了商业要盈利的本质,从而陷入资本漩涡 ,难以翻身。

面对这样一个烂摊子,在商海沉浮二十余年的陆正耀准备另寻商机,带着“趣小面”重新出发。根据外界透露,陆正耀刚刚创立5个月的舌尖科技(北京)有限公司,在2021年5月搬进了位于北京朝阳区望京南地铁口的东煌大厦,陆正耀租下一整层,约2000平作为办公室,与wework、bilibili、索尼等企业为邻。

外界认为,这次小面创业是陆正耀的正名之战。然而,餐饮行业的低毛利高周转、难以标准化、进入门槛低、消费者忠诚度低等特点,决定了此次跨界之战注定困难重重。

“神州系”闪崩

7月5日,神州租车发布公告,安博凯对神州租车的强制性收购已完成。也就是说,即日起生效后神州租车正式成为安博凯的全资附属公司。这是属于“神州系”版图的终点,陆正耀在这条路上跑出局了。

2007年,陆正耀进军汽车租赁市场,创办神州租车控股有限公司。彼时,互联网行业格局还未成型,美团、滴滴还没有出生,张一鸣辞还在担任九九房CEO,陆正耀就已经跑出了一条商业模式出来。

陆正耀的商业模式可以概括为:“找准赛道+资本加持+规模扩张+快速变现”四部曲。这个模式在互联网行业非常受用,后来的美团、滴滴、字节跳动等新晋巨头都是靠这种模式起来,成为细分赛道的一霸。

2010年,联想投资给神州租车投了12亿元,获得巨额融资的神州租车大举扩张。2009年,神州租车的车队规模尚不足700辆。2011年底,神州租车的车队规模达到26000辆。2014年9月,神州租车于港交所成功上市,融资金额为36亿港元。

仅仅一年之后的2015年,陆正耀又将目光投向了专车业务,神州专车上线运营。很快,陆正耀成立神州优车,并将神州专车所有资产、业务和5家子公司全部注入神州优车。2016年7月,神州优车在新三板挂牌上市,从创立到上市,神州专车仅花了一年半时间。

陆正耀其后又盯上了咖啡市场,2017年瑞幸咖啡开设首家门店,由陆正耀的老部下钱治亚担任CEO。2018年,陆正耀担任瑞幸咖啡董事长,并开启疯狂扩张模式。2019年5月,成立18个月后瑞幸咖啡就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,当时刷新了中国互联网上市公司的纪录。

神州租车、神州优车和瑞幸咖啡的高光时刻,将陆正耀推上了2019福布斯中国400富豪榜第194名,个人财富高达130.8亿元。

2020年4月,瑞幸咖啡承认2019年二季度到四季度存在伪造交易行为,涉及销售额达22亿人民币,消息一出,瑞幸美股盘前跌幅超80%。4月5日上午,针对瑞幸咖啡涉嫌22亿财务造假一事,陆正耀在微信朋友圈道歉,表示会承担应有的责任。随后瑞幸收到纳斯达克交易所的退市通知,瑞幸咖啡也宣布陆正耀不再担任董事长。

陆正耀从瑞幸出局,并没有将这场风波告一段落。陆正耀家族的财富也在一年内缩水75.2%,根据新财富5月中旬发布的“2020-2021财富最快跌落50人”榜单,陆正耀家族的财富从2020年的261.3亿元跌落至64.7亿元。

更糟糕的事,同为“神州系”出身的神州租车和神州优车随之受到波及,与往日的无限风光相比,如今的“神州系”和陆正耀的结局看起来有些惨淡。

神州租车曾表示:“瑞幸事件对公司造成的影响,导致目前公司没有再融资的可能。”7月5日,神州租车发布公告,宣布强制性收购完成,神州租车所有余下要约股份已过户给要约人,要约收购价格为每股4港元,这也意味着神州租车将完成私有化。

神州优车在去年9月发布因2020年未能按期披露年报被强制停牌的公告。如今,神州优车所持股权被司法冻结,7月6日,天眼查显示,神州优车(福建)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新增一条股权冻结信息,被执行人为神州优车股份有限公司,股权被执行的企业为神州优车(福建)信息技术有限公司,执行法院为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,股权数额约52.44亿元。

瑞幸咖啡由此被冠上“造假王”的称号,虽然还在垂垂挣扎,向新式茶饮赛道试水。能否翻身尚不好说,但将来如何已经和陆正耀及神州系没有关系了。

52岁再创业要为自己正名

陆正耀一手打造的神州系短短一年时间崩塌,也将这种一边融资一边疯狂补贴,拿着投资人的钱疯狂烧钱的商业模式,推上风口浪尖。

面对流量红利已过,进入存量时期的互联网新格局,讲故事融资做规模的方式已经越来越难被资本市场买单,在求存的压力面前,所有人都会变得理性,对于很多创业项目,想要融资必须先证明盈利能力。

在商海沉浮二十余年的陆正耀,选择加入新的赛道,在今年清明前后已经开始重新创业。天眼查显示,陆正耀为“趣小面”餐饮品牌的创始人,所属舌尖科技(北京)有限公司,成立于2020年8月,注册资本1000万人民币。原神州系的张英、张钧,瑞幸高管周斌、李军等旧部再次聚拢在他身边。

52岁的陆正耀,将这次创业视为自己在商场上的最后一战。这一次,陆正耀开餐饮店的模式,也不再过度讲究开店速度,“内部现在提出的要求是每家店都要盈利后,再开新店。”

他期待,通过这一战为自己正名。根据目前的媒体报道,陆正耀当下的策略依旧熟悉。在全国开500家门店,以“趣小面”品牌起步,未来吸纳其他小吃品牌做成美食城,最终以线上化的APP形式呈现。

不过,餐饮行业包括低毛利高周转、难以标准化、进入门槛低、消费者忠诚度低等特点,决定着做餐饮也是烧钱的行业,从供应链建设,到标准化管理,再到门店扩张等等都需要大笔资金的支撑。

曾号称不缺钱的陆正耀,今年以来,已经三次被列为被执行人,强制执行金额合计高达35亿元,今年1月,他还曾被列为限制消费人员。与此同时,工商资料显示,舌尖科技注册资本从1000万元改为实缴资本800万元,暂时没有外部融资信息披露。

在经过前几次“陆氏套路”后,资本还会信任陆正耀吗?他还能筹到钱吗?( 陈妮希)

责任编辑:

免责声明

头条新闻

最新新闻

精彩放送